没有饿人的圈子,只有不积极的厨子

妄念(上)

东方青苍和太岁的兄弟情(?)

半个水仙,太岁视角

(开始之前先滑跪,标题就说的是我dbq)

……

自开天辟地以来,生灵开智,亦生万般爱恨嗔痴,元龟还未修成气候,太岁便已成型,按元龟的话来说,太岁生于世间万物也是世间万物的一部分。

正邪之分尚未定夺,太岁这一团乌漆嘛黑的就不讨喜,元龟是唯一不曾挤兑他的生灵,后来天降业火驱混沌天地得邪祟,自此分隔水云天和云梦泽,太岁被当做填充物补在两届之间。

上千万年吸收天地间的邪妄,他本身并无再搅混水的意识,可两界之间动了歪心思想窃他的力量一统两届的数不胜数。

第一个成功的是盐女,太岁并不懂得半分情爱,也不懂得她遭背叛的血海深仇,只因她一句想要在两界之间寻一处容身。

太岁寄身于盐女,助她开辟月族,途中救下了息山的一株兰花草,种下因果。

千万年以后,盐女因当年背叛她的爱人身魂飞魄散,太岁游离于三族,学会了负心人的那套蛊惑人心的哄骗,为了不死不灭他不断吸食心中的邪念。

直到一个元神的降生,太岁感应到了与自身同源的力量,他正要去抢,却被息山神女镇压。

祟气唤醒太岁时,那个元神已经成为了月尊,不仅天纵奇才还用业火击退了水云天进犯,守住了月族一时的安宁。

三万年前被囚昊天塔,如今出来却因七情树复生而失去了业火,由爱生忧怖,可怜又可悲。

“你是谁?”

太岁只一团黑雾轻而易举便包围住东方青苍,同源的元神气息让太岁格外兴奋,而东方青苍那一瞬间的惶恐不安被他轻易拿捏。

妄念……

这可是太岁的根本,就凭借这一点他便能看透东方青苍。

“我是你的一部分,是你召唤了我,”太岁被砍开一半又慢悠悠地聚起一团,“东方青苍你很痛苦吧……”

父尊的牺牲、月族的复兴和仇恨,还有想要守护所爱之人的迫切愿望。

“选了爱人,举族覆灭,选了族人,则爱人玉殒。”

“你住口,”东方青苍挥剑转身,那团黑雾聚了又散,“本座一定有办法。”

五毒六欲七情八苦,万物不可逃。

这一点太岁比命格古树要领悟得早,因此他从不畏动因果,也深知东方青苍不可能放下执念。

“只要你将这金刚不坏之身给我,”太岁低语引诱东方青苍,“我可以为你复活封印的十万将士,可以让你护住心爱之人,甚至荡平水云天一统三界。”

太岁眼看着就要得手,谁知东方青苍心性坚韧,一丝微弱的神女法力便唤醒了他。

再见时,是东方青苍主动找上了门,太岁一时欣喜竟中了他的套,被拽进心海,东方青苍居然想焚烧元神与同归于尽。

太岁想逃,却发现命运果真是一环扣一环,他与东方青苍的元神同源,注定了他逃不出他的心海。

“东方青苍,你疯了。”

东方青苍坐在七情树下,任由七情树的花纷纷扬扬落在他身上,只看了太岁一眼便闭目入定。

“不,你不可能毁了我,”太岁借他的元神之力幻化上前,“你死了,你月族子民呢?你父尊的嘱托呢?”

“他们各有命数,三界太平以后,我相信巽风能够坐好月尊的位置。”东方青苍睁开眼直直望着那张一模一样的脸,不出意外地从太岁的眼神中看出一点点在累计的愤怒和不解。

太岁抬手散了落在他自己身上的花瓣,深吸了一口气,“那小兰花同他人成婚,将心爱之人拱手送给敌人,你也甘心?”

“那又如何。”东方青苍丝毫未被动摇,那七情树的花倒是越发粉嫩,看得太岁恨不得一把火烧个精光。

元神之火将太岁团团包围,眼看着就要被触及根本,太岁忽而想起三界之中除生死以外最能激发人内心的东西。

“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,东方青苍,”太岁靠近他,像凑上了镜子一般,“如果他们都会把你忘了呢?”

“你可知元神覆灭,你拔情绝爱也要护住的月族子民、你最爱的小兰花、你最忠诚的觞阙还有你的好弟弟巽风和拜过兄弟的长珩,”太岁数着被战甲包裹的锐指,语气轻慢,“甚至你如今为此牺牲的苍生,都不会记得你。”

东方青苍迟疑了一霎,便看见对面的自己笑了起来,遗忘是磨灭所有存在最痛心最有效的方式。

他的七情树茂盛,那么多美好的回忆和过去,哪怕已经下定决心,也难不为之触动。

“凭一己之力就想毁掉本座?”太岁瞬间占据他整具身体,“东方青苍你只要有一丝妄念,就不可能赢。”

睁开眼的瞬间太岁便被困在法阵之中,东方青苍竟向来单打独斗,如今却促仙月两族合谋镇压太岁。

那息兰唤神女之力与东方青苍使出琉璃火的瞬间太岁才认出,原来这神女便是当年救下的那株兰花草的转世。

种种因果,他自以为看透,却还是不如那只老乌龟。

太岁被烧,东方青苍的元神也跟着开裂,一分为二。

最后的一刻,太岁抓住了东方青苍的一缕残魂,他并不解为何他生来就遭众生厌恶。

妄念从不分善恶,为何东方青苍的妄念是善,他的妄念便是恶。

盐女令他生惑,千千万万个想要利用他的伪君子令他生恨,唯独东方青苍的心海所答三界所为让他隐约看到了答案。

半个元神只留给太岁一片荒芜的心海,他被封印回息山之下。

东方青苍的那一缕残魂被种在七情树原来的地方,太岁偶尔坐在那一块发呆,哪怕是魂体他以东方青苍的面目示人,神女看他的眼神中从未有过情感。

骨兰被送进封印的那一刻,源源不断的生机在荒芜中蔓延,那缕残魂连同太岁一起被收进骨兰。

太岁种了一千年没种出来的东方青苍,在骨兰之中正开开心心煮着百花粥,满心欢喜地抬起眼见了太岁瞬间垮了脸。

“怎么是你?”

“那你以为是谁。”太岁扫了一眼锅,一千年了他来回翻看了那缕残魂的记忆,然而东方青苍的厨艺还是这么糟。

小兰花进来的时候,看到的居然是两个东方青苍,不对,东方青苍本苍和太岁一起做饭,太岁说东方青苍一句,东方青苍瞪一眼,一来一回火花星子都快赶上炉火了。

眼看着要打起来了,小兰花连忙上去劝架,她还以为这两位要在骨兰幻境里头打个昏天黑地,所以禁了法术,谁知道他们在厨房又是互相抹炉灰又是揪头发,这场面……

“别打了别打了,”小兰花越是劝这俩越扯得起劲,“锅都要糊啦!”

最后三双眼睛盯着一锅黑不溜秋的百花粥,大眼瞪小眼。

小兰花被两位眼神夹击,眼睛一闭一口气把那一大碗全喝了。

“两位我喝完了,这下可以说话了吧,”小兰花打了个嗝,抓住两边元神的魂,用力把他俩掰扯到一块去,“三千年前预言的灾祸要降生了。”

太岁:“三千年前,”

东方青苍:“与本座何干。”

“那是你们种的因果。”

  

(待续?)

↓懒得剪视频但是做了封面,就放出来看看


评论(6)
热度(69)
  1.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