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饿人的圈子,只有不积极的厨子

水仙

歌词排版 悸雪-snow

现在老福特能吸引我的只有那些花里胡哨的头像框


T:接龙!挑战一百个be写法?

我们都没长成当年自己希望的样子,也没如愿一直走下去。

“因为尝过了糖的滋味,以后喝药,一样的药,就会苦得难以下咽。”

“苦得很,怎么喝呀……”

水仙 尘埃

“如果你永远断情忘爱,那是你的幸运,也是你的损失”

不确定,再看一眼

【苍兰】互换后遗症

大魔花真的太娇了,试图迫害一些酷炫狂拽的月尊哈哈哈哈哈哈哈

ooc慎入,很短,轻微gb

……

身体互换以后,东方青苍被小兰花的这身又长又累赘的裙子绊倒了一百五十七遍,这巨身体的法力稀薄,干什么都得自己来,捡个东西都得弯腰,最气人的是,这馋嘴猫的身体一天饿七次。

大魔头哪里有过这样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,半夜蹲在厨房墙角恶狠狠啃了两口馒头,突然灯火通明,他侧身藏了起来就听到一众人进门说是月尊饿了要吃东西。

东方青苍都不用动脑子想都知道那小花妖又在作妖,在他身体里又是要女人又是要吃的,胆子大上天了。

啃完最后一口馒头,东方青苍趁着他们走远提起裙子径直往寝殿里走。

只见自己的那张脸吃得满嘴......

“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”|| 大魔头和小兰花 

喜鹊再就业

(部分剧情根据主角名字测出来的宇宙事件记录簿改编,3k一发完)

两千多年了,牛郎和织女已经用上5g天天直播撒狗粮,今年不巧他们因为豆腐脑应该是甜的还是咸的闹掰了,一年一度的鹊桥相会也取消了,大批失业鹊仙只能灰头土脸回去人间再就业讨生,无论如何这个七夕的kpi它们必须拿下,不能让那个拿着破箭的小娃娃取笑了去。

这几年整个宇宙的恋爱浓度跌破历史最低值,喜鹊们集中开了场大会,今年必须创新!

有只鸽子稀里糊涂混了进去,在一片叽叽喳喳中响亮地发出了响亮的咕咕声,一个绝妙的点子就这样诞生了……

余菲停下了自己码字的手,她真的是七夕加班加到疯魔了,居然还写出了这种离谱的东西。

算了,她的cp孤寡就...

另一个月亮

啰哩八索的狗血俗套替身剧情

虐攻,主攻

……

人们把自己心中不可触碰的唯一称作白月光,千千万万个倒影都不及月亮的万分之一。

祝远山总觉得遇到符典以后,他叛逆期才有的文艺病又犯了,只要看到他就会像碘伏擦在伤口一样,不太疼,但是很清晰。

符典,典符,碘伏……

可是无论多深,总要褪色,因为碘的颜色只会停留在皮肤表面,就像他们之间无论有多深的感情,总有一天要结束这段不正常的关系,回归到各自的生活。

祝远山站在客厅任由夜幕降临,黑暗连同他一起淹没了整间屋子,轻微的夜盲症也不能让他忘记眼前的布置,他的记忆力足够好,他们在一起的三年零八个月里,同居的三年足够让他记住每一个细节。

他离开的原因......

2 / 28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