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饿人的圈子,只有不积极的厨子

T:如果你穿进了穿书文里,你会苟到最后吗?

笑死,我可能第一页就挂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“向天命借一场”

歌词排版感谢翎奚_

龚俊水仙

有一种悲伤

水仙

  永远的神  

豆沙和纯莲蓉yyds😋

(其实主要是想说五仁和各种奇奇怪怪的水果味月饼打咩打咩)

妄念(上)

东方青苍和太岁的兄弟情(?)

半个水仙,太岁视角

(开始之前先滑跪,标题就说的是我dbq)

……

自开天辟地以来,生灵开智,亦生万般爱恨嗔痴,元龟还未修成气候,太岁便已成型,按元龟的话来说,太岁生于世间万物也是世间万物的一部分。

正邪之分尚未定夺,太岁这一团乌漆嘛黑的就不讨喜,元龟是唯一不曾挤兑他的生灵,后来天降业火驱混沌天地得邪祟,自此分隔水云天和云梦泽,太岁被当做填充物补在两届之间。

上千万年吸收天地间的邪妄,他本身并无再搅混水的意识,可两界之间动了歪心思想窃他的力量一统两届的数不胜数。

第一个成功的是盐女,太岁并不懂得半分情爱,也不懂得她遭背叛的血海深仇,只因她一句想要在两...

个人中心向,双声道

感谢八月遇见苍兰诀

【苍兰】霜盐花

私设

ooc,我又拖着我的烂文笔来了

……

霜盐花普通,却开遍苍盐海,自盐女以来,这花便是为悼念失去的亲人。

东方青苍幼时并不认得这花,只是在梦里常常有大片莹白色的花,他伸出手,凭空抓住了一朵白花,等他看清时便是父尊鬓边花白睁开眼望向他。

眼神悲伤而空洞,和那日在忘川的最后一眼一模一样,七情树苏醒以来,树根每深一分,他都能感觉得到,梦里模糊的画面越来越清晰。

小兰花说他得想想开心的事,可噬骨霜盐钉入体以来,他的梦连过去的快乐都变得扭曲起来,父尊踢来的蹴鞠到他的脚边突然变成了被削下来的脑袋。

血淋淋地滚了一圈就就变成了风化的雕塑,那是一个月族士兵,三万年来被封印在一刻,士兵脸上的恐......

东方青苍(人间版)混剪

555  

1 / 27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