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路,就循着最亮的那盏灯回去吧……

续 可以的话,我要你快乐

原文:
http://ni025545.lofter.com/post/1f52e073_12ba5c6eb

     方木,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秦明大概已经不在了,你不要哭,他啊,最怕你哭了,其实早在你来之前,秦明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大不如前,但他说,看到你,仿佛人生里第一次能够抓住彩虹,小心翼翼却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。

      其实秦明的心理疾病比我给你的那份报告要重得多,但秦明的病已经难以控制,我也不好阻碍他走完最后一段时光,我以为……他会强行留住你,但他没有,这确实出乎我的意料。

        罢了,我们都是研究心理学的,不过是你寻找罪犯,我安抚病人,大概你能多懂我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 方木,我希望你不要有遗憾,这也是他最大的愿望了,他真的真的希望你能够快乐,如果有任何烦恼不妨打电话给我,这也是秦明留下的话……

       就此搁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刘洋往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方木翻开日记,翻过夹有花瓣的那一页,把这封信夹在里面,然后思索了一会,又缓缓翻开另一页,在上面写上——
       我永远无法忘记,他背对着我望向窗台,春光明媚,而却他一个人蜷缩在他最害怕的黑暗里,但他还是笑着跟我说,外面的花真香,那一刻,我好想把他从黑暗里抱出来……

       春天又来了。

       可是往后余生里,他就将是我人生中最平静而又美好的回忆了。

全文终
     

可以的话,我希望你快乐

可以的话,我希望你能快乐

灵感来源:歌曲:可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方木轻轻敲了门,小心翼翼地,像怕是惊醒了屋子里的人,屋子里的人应了一声,方木水润的双眸仿佛被春风拂过一般,温柔明亮。他轻轻推开门,就望见秦明靠着床边,头偏向开了一半的玻璃窗。

方木坐到床边的椅子上,把手上的文件夹放在膝盖上,“今天觉得怎么样?”秦明转过头来望向对面的墙,自顾自地笑着说:“今天的花开了,真好闻。”方木按了按手上的笔,垂下眼帘,“嗯,窗子外的花开得很灿烂。”

秦明静静地点了点头,乖乖地坐在床上,失焦的眼眸有些迷茫,方木伸手覆在秦明冰凉的指尖,温柔地说:“秦明,我们出去走走吧。”

秦明抿了抿唇,“你牵着我,好不好?”方木点了点头,又应了一声,秦明的笑容更大了,像一个得到糖果又得到拥抱的孩子。

方木给医生发了个信息,又仔细地给秦明穿上外衣,才紧紧攥着秦明的手,引着秦明慢慢地走出房门,然后仔仔细细地避开尖锐的东西,缓缓走出屋外。

秦明皱了皱眉,被方木敏锐地捕捉到,急急忙忙地问,“你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?”秦明拉了拉方木的手,望着方木的耳边,“我没事,你不用那么紧张……手心都是汗。”

方木舒了一口气,却是更加小心地引着秦明在长椅上坐下,秦明笑着扯了扯方木的袖子,示意方木坐下,然后把紧握着的手伸到方木左前方,张开掌心,只见淡红色的花瓣躺在苍白的掌心上,倏忽点染了几分生机,方木愣了楞神,“很好看。”

秦明点头,“送给你的。”

方木接过花瓣,张了张嘴,最后还是只说了声谢谢,秦明微微仰着头,侧脸的轮廓被阳光打磨得动人,花开正艳,分明是一派盎然的景象,而方木却偷偷低了头,掩盖住眼底格格不入的情绪。

两人回到房间,秦明摸索出一张白纸,上面有些凹凸不平,方木接过,跟秦明道了别,就离开了房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夜深,方木小心翼翼地把花瓣夹在他的笔记本里,他想了想,又把那张白纸也夹在了那一页里,然后拉了灯,躺上床,滑进梦里。

梦里,秦明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,戴着白色的橡胶手套,仔细地检查尸体的伤痕,然后秦明抬头望向他,

梦忽然就转向一个狭小的电梯间里,电梯出了故障,停在了半途中,和他一起乘电梯的小女孩有点害怕,方木正想安慰小女孩,希望不要给她阴影,紧急通话的小喇叭突然传来一个平静但温柔的男声,“涟涟,你不要害怕哦,秦明哥哥在跟你捉迷藏呢,你数到一百,就来找我好不好?”

结果电梯门一开,那个男人站在他们眼前,小女孩兴奋地扑向他,“秦明哥哥我找到你啦!”

秦明伸手抱住小女孩,但好像又是抱住方木……

梦再转,是殷红的血色和一张诊断书,然后就是秦明苍白的侧脸,方木耳边突然响起长长的滴的一声,这一声真的好漫长仿佛跨过了一生……方木猛地被手机铃声惊醒,眼角的泪又沿着泪痕滑落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方木的日记:

第一页

7月13号,阴

今天我是调职到龙番市的第一天,法医科长看起来好像很不好惹……

第五页

8月15号,雨

其实秦明还是挺好的,至少在工作上可以深入合作,大家都很温暖……

从林涛那听说秦明有幽闭恐惧症,不知道跟他安慰那个小女孩有没有关系?

第九页

9月20号,晴

秦明说他希望在别人经历黑暗的时候能得到希望,而不会像他那样……

突然觉得秦明是个很不错的朋友

第二十页

12月8号,晴

嗯,有点想他……不知道他今天怎么突然请了假?

第三十五页

4月6号,阴

秦明最近有点不太对劲,他到底怎么了?

第四十页

9月17号,雨

我现在脑海里都是血红色的一片,他……还这么年轻,怎么能……

第五十一页

12月9号,晴

他今天看起来好了一些,不过这年的冬天真的好冷……

第六二页

无字,仅一枚花瓣和一张有盲文的白纸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白纸上写着:可以的话,我希望你能快乐。

或许方木永远不知道,秦明在床头放着的那一小叠纸里夹着打了一个“我”字的白纸,秦明曾摩挲着这张白纸良久,迟迟没有打下一个字……

这一年的春天还是走得太快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有点乱,线索有点杂……

是不是有点太……隐晦了?

☆彡▽`)ノ

从前(逸真,短)

“父后,父后,你给我讲个故事吧~”

小孩黏着还真不撒手,还真只好抱起他,轻声哄道:

“好,不过这个故事有点长,你可能要听很久哦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从前有座山,山上住了一只大灰狼和一只小白兔,后来大灰狼死了。

从前有座山,山上住了一只大灰狼和一只小白兔,其实小白兔是被大灰狼抓到山上的,后来大灰狼死了。

从前有座山,山上住了一只大灰狼和一只小白兔,大灰狼对小白兔很好,会给小白兔很多很多的红萝卜,后来大灰狼死了。

从前有座山,山上住了一只大灰狼和一只小白兔,大灰狼对小白兔很好,还为了小白兔学会了拔萝卜,每次给小白兔的萝卜都是又大又脆,可是后来大灰狼死了。

从前有座山,山上住了一只大灰狼和一只小白兔,冬天的时候大灰狼会紧紧抱住小白兔,用自己的后背挡住洞口的冷风,可是后来大灰狼死了。

从前有座山,山上住了一只大灰狼和一只小白兔,大灰狼为了小白兔把獠牙和利爪都收起来了,纯良得像一只大型的二哈,但小白兔还是很怕他,直到后来大灰狼死了。

从前有座山,山上住了一只大灰狼和一只小白兔,有一天大灰狼为了给小白兔找胡萝卜摔断了腿,却还是拖着腿回到洞里,把红萝卜塞给小白兔,小白兔楞了楞,还是觉得大灰狼不可信,直到后来大灰狼死了。

从前有座山,山上住了一只大灰狼和一只小白兔,

大灰狼又出去给小白兔找胡萝卜了,可是在回家的路上他遇到了其他的狼,因为以前大灰狼总是把肉抢走,所以其他的狼以为这次他小心翼翼护在怀里的肯定是鲜美的肉,于是执意要抢,大灰狼不给,把红萝卜抱得更紧了,于是面对一群狼围攻大灰狼,大灰狼终于招架不住倒在地上,一只眼尖的狼看到了胡萝卜叶子,就招呼大家停下来别白费功夫,可是大灰狼已经遍体鳞伤,还紧紧抱着一个大大的红萝卜,嘴里还念着什么,眼睛里的光已经黯淡了……

后来大灰狼死了,小白兔再也等不到红萝卜了……

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哎,那大灰狼最后说的是什么啊?”

还真顿了顿,“这个红萝卜好大好红啊,小白兔一定……会喜欢的……”

还真把怀里的小孩放下来,静静地拿出一方帕子拂去碑上的浮尘,拉过小孩的手,“来,小元宵啊,向你父皇问好……”

小元宵乖乖地问好,只觉得手上凉凉的,转头,父后已经红了眼眶……

在故事结尾还真迟迟没有说出口的是:

那小白兔会不会更喜欢我呢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顶锅跑~

据说秦方每天都在发糖

震惊!秦方夫夫公然撒糖放闪


——《龙城八卦》头版头条

秦方夫夫首次公开回应:谁说我们是撒糖专业户,我们明明是派月饼的好不咯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事情其实是这样的,今天大宝看见秦方两人同乘一辆车上班,平日里方木独来独往惯了,大家也都知道,导致秦方两人恋爱了将近一个月才被发现……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方木今天居然和秦明一起上班了,这其中一定有什么……

于是,大宝把这事添油加醋地小小宣扬了一把,让大家分析分析……后来传着传着,画风出现了变化,

有人说,秦科长扶着方木下车的还小心翼翼地护住方木的腰……(让人遐想(*σ´∀`)σ……)

还有人说,去拿报告的时候不小心看到秦明手背上有刮痕……(刮痕……)

最后谣言传回大宝耳里……有点……刺激……

而故事的主人公呢?

“秦科长,这个案子的报告出来了没有?”方木带着严肃的黑框眼镜,一副冰凉的办公口吻,

秦明没有回答,只抬手慢条斯理地把手腕上的表摘下来,轻笑着说:“现在是12点15分,距离午休结束还有45分钟,方警官,这个时候是我的私人时间。”

方木面无表情地把文件夹放在秦明桌子上,一副要发火的样子,然后……然后……方木摘下了眼镜,气鼓鼓地瞪了秦明一眼,在秦明眼里简直像只吃不到板栗的小松鼠,加上最近被秦明养得滋润,小脸带着点婴儿肥,就更加没有气势了。

秦明不慌不忙地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月饼塞到那人手里,方木眼睛蹭一下就亮了,秦明把人拉进怀里,“这是你最喜欢豆沙馅哦,要不要原谅一下我?”

方木假装犹犹豫豫地点头,他从不会承认今天早上才被冬蓉月饼引诱上车的呢!豆沙才是人生真谛……(冬蓉:早上说的明明说我才是你的人生真谛(メ`[]´)/)

正当方木和豆沙月饼你侬我侬的时候,秦明从抽屉里取出……消毒好的……解剖刀……


(豆沙:我怕Σ( ° △ °|||)︴)

方木一脸无语地把秦明的刀放回去,然后拿出随身刀叉,秦明调笑说:“怕什么,这可是新的。”

方木心满意足地嚼着月饼,含含糊糊地说:“我从不要吃月饼的尸体呢!”(被解剖刀切开的冬蓉:啊喂,饼和饼之间的区别怎么这么大……)

秦明抿嘴偷笑,今天早上用解剖刀切好的冬蓉不也吃得挺欢,小馋猫……

两人搂搂抱抱的连帘也不拉上,据路过的人员称,“闪瞎狗眼+黄金狗粮~”,完美套餐←_←

午休时间“总是”过得很快,方警官装模作样地戴起眼镜,拿了报告就走,秦明慢条斯理地把表戴上,然后快步拉住方木,准确无误地在方警官冷着的一张脸上轻轻吻了一下,毫无意外地看见镜片下的眸子不复冰冷,然后秦明轻轻吻了他的唇角,然后一点点深入,豆沙的甜腻在口腔里蔓延……

路过的大宝默默把墨镜戴上,然后淡定地回到办公室,坐下,又站起来,关门(●_●)

(冬蓉:“啊啊啊啊,为什么豆沙就是法式长吻,我算什么?”

豆沙:“啊,今天月色真美(明明还是白天←_←)”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当晚,秦明和方木难得早早下班回家,便窝在沙发里看电视,

秦明埋在方木的颈脖处:“方木你到底喜欢冬蓉还是豆沙啊?”

方木又纠结了一小下,“还是豆沙吧!”

秦明闷闷地说,“明年不买豆沙月饼了。”

方木诧异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秦明坏笑着咬了咬他的耳垂,“你只能喜欢我~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冬蓉: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啊!冬蓉最好吃啦!

豆沙:胡说,明明豆沙最好吃,大家一定一定要吃豆沙哦!

秦明:嗯,下一年还是买鲜肉好了。

方木狂点头



这个中秋大家都要快快乐乐地呀!(´▽`ʃƪ)



月下故人归(逸真,短)

人生里遇见他以后,仿佛与烈酒绝缘,连思念都是如水的月色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既望将至,月色盈润照得他心中的思念无限蔓延,凉风习习,婢女把披风呈上,“羽皇陛下,夜凉了,还是披件衣服吧。”

他眼眸流转,轻轻摸着披风柔软的料子,轻笑着披上,随口问一句:“还真在何处?”

婢女把头低得更深了,良久从回话说:“已经在来的路上了。”

他望着这月色,眼中的温柔像是要溢出来一样,嘴角还微微带着期盼的笑容,平日里威严的王如今倒更像是一个在等待情人的二八少年,他望着茫茫黑夜,轻轻勾勒出来人的身姿,玉冠挽发,一袭素衣,浅浅的脚步声踏在他的心上,酥酥麻麻的,来人应脸上带着温暖的微笑,双眸映着点点繁星……

还真啊,你在哪里了啊?

夜色如墨,明月已攀上枝头,凉风更甚,吹得他昏昏欲睡,婢女又上前劝他回殿,他还是问:“还真在何处了?”

婢女还是恭敬地回应说,已在路上,他闷闷不乐地哦了一声,还是靠在栏上遥望着远方,心里默默地在祈祷月亮再升得慢些,否则还真就看不到这么好的月色了……

眼皮越来越沉,他终是抗不过睡意倚在栏杆上睡着了,宫人连忙接住他下滑的身子,小心翼翼地把人带回殿内安置。

婢女站在原地良久,望着幽幽的月色长叹一口气,她入殿和一个老宫人交接时,老宫人特别交代她说,莫要在羽皇面前提起一个人,在每月十五的时候被问及什么人在哪里,就说在来的路上了……

后来,她听说曾有一羽氏机关师,机敏聪颖,深得羽皇信赖,后来在一场战争中不幸逝世,她并无留意,再后来,她在角落里拾得一张纸条,上面的字迹清俊,只写着——既望将至,思君已切,待我归来,共赏明月

怕是在归来途中,已然失约……



婢女转身将要离开,却似乎察觉到什么,轻轻回头……

没有想到只有一百来字的小肉末被封了……
心情复杂(〒Д〒)

中秋快来了
你们想看的小甜饼……
还是加莲子吧……

晚安(秦方)

短甜的日常温馨梗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夜深,门口咔哒的一声惊醒了睡眼朦胧的方木,方木像往常一样把膝上的书放到一旁的小桌上,轻轻把暖黄色的小灯调亮,然后等着秦明缓慢地走近他。

不过以方木敏锐的神经他觉得今天的秦明似乎比往常都要累,换上拖鞋以后在木地板上走的声音分明比往常要拖沓,秦明俯身靠近方木轻轻敲了敲方木的额头,无奈又宠溺地说:“小傻瓜。”

秦明的声音带着疲倦的沙哑,柔软的灯光打在秦明的侧脸上,温暖顺着浅浅的灯光倏忽就照进了方木的心房,方木也像往常一样在爱人的脸上亲了亲,然后没有等待秦明往常一样的拥抱而是主动圈住了秦明的颈脖,轻轻地说:“没关系,能等到你就好。”

秦明轻轻笑了笑,眼角有点微微的温热,煞风景地说了句:“刚刚去了现场,脏。”方木也不计较,从身旁的沙发上取了早就准备好的衣物给秦明,“我进房间等你。”秦明摩挲着衣服柔软的面料,应了声好就去洗澡了。

方木铺开被子躺进去,细细想来他们这些习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。其实,当初他们交往已经有段时间了,方木才从林涛那里得知秦明在小时候经历的家庭变故,还有秦明对于家庭只有一些残缺的记忆和紧攥在手心的一点点温暖,所以方木一直很想给秦明一些家庭的温暖,比如有一盏在等他回家的小灯,于是这件小事一做就是五年……

秦明洗完澡就看见方木在灯光的笼罩下睡得香甜,嘴角微微上扬,柔软的短发趴在枕头上,温暖而干净,秦明拉了灯,轻轻掀开被子的一角躺上床,方木似乎潜意识里感知到秦明的靠近,一个翻身就半抱住秦明,秦明闭眼也环住了方木的腰,闻不可闻地说了一句:

——晚安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你在别人眼里是无所不能,在我眼里只是平凡又普通的人,你也会需要温暖,而我恰好能给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方木
   

祝好梦(●・◡・●)ノ♥

你来了(逸真)

无糖口香糖预警

还是很短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空空荡荡的宫殿,在初夏竟也生出几分冷意来,风天逸放下手中的笔,揉了揉额角,想是大概上了年纪,昨夜不过是看折子看得晚了些,今日就有些乏了,风天逸听见殿外有些许声响,不禁勾了勾唇。


只见殿门一开,外面的阳光撒进殿里来,带来些许暖意,一个小小的身影便向他扑过去,“元宵,慢点,别摔了。”


那小孩软软糯糯地笑着往风天逸怀里钻,“父皇,我想你了。”


风天逸失笑道,“这才不过半日,怎么就想我了?”


小元宵扁着嘴说:“父皇,你给我起的名字也太难写了”


风天逸望着小元宵酷似其母的一双眸子,温柔地说:“那我来教你写,好不好?”

送小皇子的向从灵望着两父子的互动,一时有些感慨。


这些年,羽皇收起了年少的锋芒,也学会了如何做个好君王,人人都以为他走出来了,其实在他们几个陪伴他左右许久的人才晓得,还是不一样的,从前的羽皇虽然浑身都是刺,但却是鲜活的,而现在,他把自己的刺一点一点磨掉,淡漠得像一潭死水,只要在小皇子面前才会多些笑容,甚至多了以往没有的温柔。


如果……


算了,人生哪有这么多如果的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月色正好,花开的庭院散发着淡淡的花香,刚哄完小元宵睡的风天逸披了件衣服轻轻地走向庭院,夜晚的风正好,温温凉凉的,像是那人绸缎般的发丝调皮地划过他的脸颊。


风天逸想起了那个人刚刚沐浴完时,长发软软地搭在精致的锁骨上,衬得的肌肤莹白如雪,风天逸闭了闭眼指尖仿佛还留有那些许的触感,他蓦然一笑,眼角泛着凉意,他之所以这样清晰得记得,是因为,那一晚那人劝他不要等……


风天逸指尖抚上庭里盛开的花,自顾自地说:“对不起啊……我还是忍不住等你了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翌日,小元宵牵着个男人的手跑进宫殿,“父皇,父皇,你看我带谁来了!”


昨夜吹了风,风天逸的头有些疼,听见元宵的声音轻轻掀开眼帘,温柔地说:“你来了。”小元宵明显感受到牵着的那只温暖的手轻轻颤抖起来,疑惑地问:“师父,你怎么了?”


风天逸定神看着眼前的人,眼里狠狠一颤,只见那人楞了一刻才僵硬地福了福身说:“参见羽皇陛下。”


小元宵弯着亮晶晶的眼睛:“父皇这是教我机关术的师父,他可厉害了呢!”


风天逸轻轻笑了笑,向他们走过去,“是啊,他可厉害了……”声音里有着不易察觉的轻颤……


羽还真正想开口,风天逸就抱住了他,得意地说:“看,我……我是不是等到了?”


羽还真听见那人声音里分明有些哽咽,慌了神,“陛下……我,有些事记不清了,我是不是说了什么害您伤心了?”


良久,风天逸松开了羽还真,身形有些不稳,但却还是勾起一抹笑容,温柔地说:“没关系,我会一点一点告诉你的……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小剧场:


羽还真看着认真做机关的小皇子,那低头的眉眼与他竟有几分相似,“小皇子啊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
小元宵眼睛一亮,“我名字可好听了呢!”


羽还真看着小元宵一脸邀功地样子,失笑:“哦?那叫什么名字啊?”


小元宵稚嫩的小手从桌上拿了一支毛笔,把自己偷偷练过很多次的两个字写在白纸上


羽还真认真地辨认了半天,“哦,是风日尧啊”

小元宵哇的一声哭出来……

无糖口香糖,又甜又不易胖(●・◡・●)ノ♥

养了一只蜗牛(加长改版篇,还是很短……)

鹿飞✘方木

秦明✘方木

第一人称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方木视角:

唔,我悄悄告诉你啊

我养了一只小蜗牛

他叫鹿飞

不过他真的好笨啊

喜欢的东西都不敢好好地争取

就守在人家姑娘身边做田螺姑娘

明明就是只蜗牛嘛

还学人家深情

买了的手链藏着掖着

明明知道人家姑娘醉了对谁都喜欢

干嘛听了以后还露出悲伤的眼神

抱着她却不敢说爱她

还说谁都配不上他的姑娘啊?

怎么就不会说自己就是配得上的那个人呢?

傻瓜

还为人家学法餐

不知道法国有一道菜叫法式焗蜗牛啊

什么都不管就去付出

像他这样的蜗牛只能在我窝里挪着

不能出去的

万一又对哪个姑娘动了心被拐跑了呢?

这样的话……

我……

我会伤心的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秦明视角:

“方木的臆想症越来越严重了,这种事还是先不要告诉他,免得病情加重。”

秦明站在空无一人的长廊里,邰伟的脚步声已经远了,手里还拿着邰伟塞给他的红色卡片,秦明轻轻翻开,红色刺眼,上面鹿飞和艾若曼两人的名字更刺眼。

秦明在五年前办案的时候认识了方木,那是就知道他心里有人,但方木总是沉默少言,最常说的却是要回家照顾小蜗牛,以秦明的敏锐,很快就察觉出了不对。再后来,认识了方木的同事邰伟,才渐渐得知方木喜欢一个叫鹿飞的男生,那个男生暗恋一个女生十年,性子很像蜗牛,总是迈不出捅破窗户纸的那一步。

秦明觉得,喜欢这样的人,实在太苦,方木明明知道这是没有结果的,最后臆想出自己养了一只像鹿飞一样的蜗牛……

秦明一直在想:方木到底喜欢鹿飞什么?

一边想着,一边把红色的卡片撕碎,推开了方木的房门,方木正坐在窗台上望着他给小蜗牛造的窝,午后的阳光在他周身散开,秦明看着方木微微上扬的嘴角一时失神,方木清灵地眸子弯弯地望着他,秦明突然知道了答案

— 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—

秦明抱着方木,听见自己哽咽着说:

“方木,我和你一起养蜗牛,一辈子,好不好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写加粗的HE有没有?

快夸我(ノ>▽<。)ノ

养了一只蜗牛

鹿飞✘方木
对话短篇

带着酒香的晚风香方木敏感的神经袭来

鲜少喝酒的鹿飞红着脸,迷迷糊糊地说:“方木……怎么办,我真的不想失去她。”

方木温和地笑着,和往常一样轻轻拍着鹿飞的肩,“没关系的,蜗牛再慢也会到终点的,不是吗?”

鹿飞突然笑着斜靠在方木肩上,“可是……她好像真的不喜欢我,我也不敢……说什么,最怕她不开心了……”

方木望向远处昏黄的路灯,眼眶有点热,“她会喜欢你的。”方木的声音轻柔,像是抚慰一个半醒的孩子

方木:       —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此刻陪在你身边的,是那个会让你真正开心的女孩,而不是这漫漫的长夜,孤冷的路灯,迷醉的酒精—       
 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其实本来想写的是方木苦苦等待鹿飞的暗恋,而鹿飞心思都在她的艾姑娘上的……

结果发现太虐……

写不起,写不起

我已经看到秦明的解剖刀了(๑Ő௰Ő๑)